第8章 凌云诚(1 / 2)

李佳怡办了手续出院了,医院方面不放心,李佳怡只好做了一次检查,结果令看到检验单的医生大跌眼镜,啧啧称奇,昨天下午送来医院的时候明显的面色发白,舌淡脉弱等等症状,这才过了一夜,没吃药,没输液,甚至比正常人还要健康,这年代,亚健康属于正常,完全健康倒是稀奇罕见了。

墨玄琊紧紧贴着萧雨萱身子如影随形,穿着外套裹得严严实实,而萧雨萱身疲力乏,明显是睡眠不足的迹象,李佳怡瞧出端倪,问道“我这住院的康复了,你们两个看护的怎么病倒了,昨晚你俩到底什么情况?”

萧雨萱摇了摇头,有意无意的挡着墨玄琊,隔断李佳怡的目光。

“裹得这么严实,偷东西了?”李佳怡走到墨玄琊身边,话音未落,猝不及防的猛然扯开墨玄琊的外套,霎时间瞠目结舌,捂着嘴彻底的傻眼了,墨玄琊从路边摊买的廉价衬衣被人撕得破破烂烂,裸露着磐石般宽阔厚实的胸膛,就像是降临凡世的一尊远古战神,满满的全是鲜红唇印,还有牙齿的咬痕以及萧雨萱钟爱的香水味道。

“李佳怡,别看我男人的身子!”萧雨萱顿时打起精神,就像是被人发现了不可告人的小秘密,慌忙转过身来整理好墨玄琊的外套。

“我们昨晚没做那事,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何况你睡在旁边,我们知道分寸。”

“昨晚你们俩到底有多疯狂,积攒了三年的激情一夜爆发了是不是,没做那事,衣服能撕成这么别出心裁的风格,就是丝袜也撕不成你们这样的情调!”李佳怡愤愤道“做那种事也不分场合,别忘了这里是医院,你们就作孽吧!”

萧雨萱信誓旦旦道“我以我们闺蜜的情谊发誓,昨晚墨玄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,肯定没有吵到你,而且你睡觉的时候说了整晚的梦话,念叨我的名字好多遍,念叨姗姗的名字好多遍,虽然没有念叨我男人的名字,但你整晚都在骂他臭流氓和癞蛤蟆猪,还口口声声喊着要把我男人千刀万剐送进地狱抽皮鞭下油锅,差点就解开衣服赤身搏斗了,还是我给你盖好被子,守着你整整一夜,哪还有时间睡觉,再有这种事情,我一定要拍好视频给你看回放,骂我男人多少遍,就让你看多少遍。”

萧雨萱不可能说谎骗她,李佳怡对此深信不疑,很容易就能从萧雨萱的描述中想象出昨晚睡觉时丑态毕现的情景,越是听越是羞耻不堪,萧雨萱说到最后一个字,李佳怡只觉得脸颊滚烫,羞怒道“再说梦话就一巴掌把我拍醒!”

该遇见的总会遇见,该面对的总要面对,该解决的总要解决。

“佳怡,昨天听说你昏倒住院,看你的时候,你还处在昏迷当中,结果忙到很晚,再去看你的时候,你已经睡着了,雨萱陪着你,我没敢打扰,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凌云诚从医院走来李佳怡身边,两人并肩,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,像极了一对眷侣。

“刚刚出院,谢谢关心,前几天在这医院遇见你,也没问你发生什么事,实在抱歉。”李佳怡寒暄道,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快,谁想到变脸比翻脸更快,前一秒羞怒无以复加的李佳怡此刻美的不可方物,窈窕之姿,淑女之德,完全是另一个人。

凌云诚道“家里有一批医疗器械正在和医院协商,进展还不错,已经达成了初步协定,前两天,堂姐不慎摔倒,同事把她送来这家医院,你也知道,我刚刚回国,公司那边不着急交接,每天都是闲时间,所以往这边多跑几趟。”

“凌小姐恢复的怎么样?”

“堂姐恢复的很好,还得住院观察一段时间,免得留下后患。”

“吉人自有天相,祝凌小姐早日康复。”

客套几句,李佳怡也该退场了,她很清楚凌云诚的来意,醉翁之意不在酒,她只不过是凌云诚的台阶而已,若不识趣,接下来也只能是尬聊,两个人的面子都挂不住,李佳怡笑道“你和萱萱三年没见了,旧人重逢,也该好好聊聊,我的车钥匙落在了病房里,就不打扰你们聊天了。”

萧家和凌家世代交好,两家长辈也定下了娃娃亲,虽说只是口头的玩笑话,但逢年过节就会谈及此事,这事也就默认成真了,凌云诚从小就备受瞩目,各种光环加身,无论是家里长辈还是学校老师都不吝赞美之词,此子将来必成大器,甚至是国之栋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