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五:入梦来 结局(1 / 2)

番外五入梦来(结局)

观望楼上一合奏,鸟鸣仙娥舞翩跹,

天上胜人间。

乐神宫内再相聚,眼下时局令人堪,

举杯同祝愿。

万年之后琼池边,入梦只因求成全,

来生护他安。

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﹌

傅云霄吹奏着他的墨玉箫,看着东方皓月;东方皓月弹奏着那把美丽的凤首箜篌,面带微笑地看着傅云霄;天尊空灵静静地坐在旁边,看着两个人。

突然从遥远的天边飞来了好多漂亮的鸟儿,它们鸣叫着,在空中盘旋飞舞着。紧接着,又飞来了好多穿着华丽衣服的仙娥,她们也在空中翩翩起舞。

那些仙娥看着三界观望楼上的天尊,不敢再往下来,可当她们看着东方皓月时,却个个睁大了眼,无限迷恋地盯着他,有的甚至忘记了起舞。

一曲完了,傅云霄把墨玉箫拿在手中,非常漂亮地转起了花。东方皓月轻轻一挥,凤首箜篌便又回到了他的袖中。

傅云霄看着东方皓月,笑着问“皓月,天族的黄昏美吗?”

皓月笑着问“你觉得呢?”

云霄笑着说“当然美了,所以,我才想到这儿看黄昏的啊!你总是找借口,今天好不容易陪我来了,我特别开心!”

皓月温柔地看着他,笑着说“你开心就好!”

空灵向着空中轻轻挥了挥手,那些仙鸟和仙娥一下不见了。

他站起来高兴地说“我还以为你们不会来了呢!说好了来天族看黄昏的,而且我还要陪着你们再在乐神宫喝酒畅谈的呢!”

云霄笑着说“这不就来了吗?空灵,再带我们到灵河畔看看吧!我想去看看那三位异士,还有灵河伯他们啊!”

皓月急忙说“云霄,我们——先别去了,我们来这儿,本就是不合常理的,如果再四处去,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,太后会——”

空灵急忙说“皓月,没事的,太后似乎很喜欢你们二人啊!她还时常问起你们呢!”

云霄急忙说“那就算了,空灵,我们只在这儿玩玩吧!到了乐神宫,我们一边喝一边聊,你可以把他们的情况说给我们听啊!”

空灵笑着说“好!”

三人在这儿又玩了一会儿,聊了些事,便去了乐神宫。

仙仆们把菜肴都准备好了,空灵拿出了自己珍藏的佳酿。

云霄喝了一杯,高兴地说“空灵,这次的比上次的还过瘾,说好了,我走时,一定要给我带上几坛的啊!虽然比不上皓月给我收藏的那些酒,但你的这些,味道也不一般啊!”

皓月轻轻一笑,没有作声。

傅云霄看着东方皓月,问“皓月公子,你笑什么啊?我说得可是实话啊!你不会又要——”

“空灵,我尝尝,是不是味道不一般!”东方皓月笑着打断了傅云霄的话。

空灵高兴地说“好!皓月,我很早就想跟你干一杯了,可你一直不给我这个机会,今天,咱们两个也干一杯。”

傅云霄大笑着说“空灵,你可要小心点啊!他啊!可是不能喝酒的,一喝酒就会做傻事,他若再做傻事,你负责啊?”

东方皓月红着脸,小声说“又胡说!”

云霄笑着说“皓月公子,我哪儿胡说了?你从来不喝酒,喝起酒来像是喝毒药,要是再喝醉了,会不会又要在自己身上乱刻乱写啊?”

东方皓月轻喘了一下,他看了云霄一眼,红着脸低下了头。

傅云霄“噗嗤”一声笑了。

空灵摇着头说“云霄,你啊!天天欺负皓月,也就是皓月能受得了你,再换任何一个人,怕是都受不了你的!”

云霄看着皓月,深情地说“对啊!所以,这辈子,下辈子,下下辈子,我要的都是他,只有他能受得了我,别人怕是早就烦了。不过呢!我天天在自己心里念叨,如果有下辈子,我要做一个乖宝宝,决不会再让皓月天天为我操心,我会时刻记着他,决不给他惹事!”

皓月温柔地看着云霄,笑着说“无须想那么多,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!”

云霄开心地笑了。

空灵笑着问“说说人间的事吧,有没有特别的啊?”

云霄轻轻叹了口气,说“空灵,真是奇怪了啊!本来是各仙门中都相安无事的,可就在那些普通的老百姓家里却时不时地发生点事了,妖魔鬼祟竟然经常出现。这下好了,人间的捉妖师、除魔将、驱鬼婆,都出现了。”

空灵不解地问“那仙门中人呢?他们做什么啊?”

云霄笑着说“那些离各大仙门近的,自然还是要靠仙门了。可那些远离仙门的,他们怎么可能不远百里千里的,跑到仙门中去求助呢?倒不如就近找来得快。虽然那些人收费极高,但也是没有办法啊!我跟皓月走了不少地方,真得是情况有点不妙啊!”

空灵长叹一声,说“太后不止一次地催促我应该赶紧历劫,正好现下天族没有什么大事,虽然烈焰地宫中的情况不妙,但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。可如果时间久了,还真不好说,所以她老人家让我速速去历劫。可我——我还是想着跟你们一起啊!”

云霄笑着说“空灵,说好了的啊!一起啊!哎呀!没什么大事了,凡间吧,就是那么几个作祟的东西,凡人自己能解决。只要天族不出事,那就没什么的!所以啊!你必须等着我们啊!”

皓月轻声说“其它各族看来也有情况啊!否则的话,那些妖魔鬼怪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跑到了人间呢?”

空灵说“是啊!一定是出了问题啊!但现在这个问题到底出在哪里,我们却是不知道啊!”

云霄问“太妃呢?杀了她没有啊?”

空灵苦笑着说“没有啊!怎么杀她啊?都万年多了,总不能再告诉众神,说她曾经跟护玉神有染吧?至于让她意外死亡,我——我真得做不到啊!”

云霄笑着说“空灵,你啊!哎!算了,再说了,她在死牢里,也兴不起风,作不起浪了。更何况,还有太后呢!太后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啊!”

空灵说“我也是这么想的啊!这件事我也曾跟太后商量过的,可太后也没有给出一个确切的答复,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。太后也是念着旧情啊!当然,更多的是,太后还是觉得她是先尊的女人啊!”

云霄笑着说“别说这些让人心情不好的事了,空灵,我跟你说说东方家的小公子东方云皓的事吧!”

空灵笑着说“我正想问云皓呢?如今这孩子可也不小了吧?”

云霄笑着说“今年十六岁了,也成了一个大小伙子了!跟他那个东方爹是一个样啊!能干得很,帮着东方仙主把皓月仙庄打理得那叫个好啊!不过呢!比他东方爹强点的是,这孩子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板着脸,他虽然不爱笑,不爱说话,但却是只要别人跟他讲话,跟他笑,他也会非常有礼貌地对别人笑,跟别人讲话的。可不像他东方爹啊!闷葫芦一个!”

东方皓月轻轻叹了口气,傅云霄立即看向他,笑着问“皓月公子,你为何叹气啊?”

皓月看着他,问“你觉得很闷吗?”

傅云霄看着他,坏坏地笑着说“你对别人闷,对我可一点都不闷啊!别人觉得你闷,我觉得你简直是奔放极了,而且特别有情调!”

东方皓月红着脸赶紧拿起筷子夹菜。

空灵笑着说“云霄,你可真是不饶人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