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结局(1 / 2)

“五十九年前,我在德国马克斯·普朗克学会攻读博士学位,做核物理方面的研究。导师很欣赏我,甚至希望我毕业之后继续留在学会为他工作。”丁仁成的思绪似乎回到了很久之前,停了半晌才说“可那时的我,自恃有点才华,对这个世界充满愤怒,觉得旧的世界已经快崩塌,需要建立新的秩序才能够让人类长远地发展下去。可那时我也就只是自己想想,并没有想到我能够为这个世界带来什么。直到有一天,我认识的一位朋友邀请我参加一个神秘的组织——复兴会,开始时,我加入这个组织只是好奇而已,后来随着组织里成员彼此之间的深入了解,我才发现,这个组织的理念和我的思想如此契合,都是希望旧世界毁灭,新的世界诞生。于是我花费越来越多的时间和精力替组织做事。这个组织里,有像我一样搞物理的人,也有搞机器人研究或者做其他高科技研究的人。于是我们谋划了一件大事,按照以前的纪年法,那时应该是公元2030年3月16日,我们将提前放置好的核弹引爆,这个地球瞬间成了人间炼狱。当时我们觉得,要毁灭旧的秩序,当然也要毁灭旧的人。我们按照提前计划好的方案,只圈了两块地方作为人类生活区,其余的地方里,幸存的人类全部都要毁灭。就是所圈地方的这些人,也要让每人都失去原有的记忆和情感。对于新出生的人,我们更是在他们一出生的时候就用机器抹去他们所有的情感。我们以为,只有人类没有了喜怒哀乐,没有了嫉妒、愤怒、贪婪,才能走得更长远,却没想到,到头来是我们一厢情愿的自私害了所有人。我们将这个新建立的城邦命名为方圆城邦,不过我们本身并不想自己治理这个城邦。因为我们已经对人类彻底失望,不相信人类会管理好自己。所以我们研制出五个机器人来管理整个城邦。开始的几十年还好,方圆城邦的一切都按照我们设想的运转。可是到后来,事情有些不对了,人的贪婪是没有了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机器人却越来越人性化。”

“机器人人性化?”孔凡疑惑地重复。

“是的,机器人开始像真正的人一样,有脾气,有喜好,也有野心。他们越来越不满足于当我们的工具,而是想主宰整个城邦。他们一点点鲸吞蚕食,试图把我们复兴会的人一个一个的消灭,也试图更加强有力的控制方圆城邦,使方圆城邦里的所有人都为他们服务。五个机器人创造出了更多的机器人,想要取代人类。没有人能抵得过岁月的侵蚀,五十年来,复兴会的人死的死、亡的亡,如今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只剩下我自己。我之所以没死,就是希望看到有人把这个机器人统治的紫袍团推翻的一天,想要看到我们的错误被纠正,想要看到人类重返光明。”老人的声音越说越激动。

“你们当年为自以为是的私心,自以为是的正义,就杀掉世界上那么多人,你们也太,太他妈混蛋了。”孟扬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表示自己的气愤。

“结果你们玩火自焚,还害得整个方圆城邦被机器人踩在脚底,你们可真够蠢的。”孔凡也忍不住骂了起来,一想到地下城的几千人在地下生活整整五十年,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,他就无法控制想把这个叫丁仁成的老头一把掐死。

老头只是在嘴里喃喃地说“我错了,我错了。”

“咱们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。”半夏在一旁说。

就在这时,一个黑影从这边移来。他来到第一个笼子面前,拿出手持的激光切割机,切开了第一个铁笼子。接二连三,直到把所有有人的铁笼子的门都切断。

他甚至走到孟扬笼子里,切开了孟扬身上的钢丝。

“谢谢,是你?怎么会是你?”孟扬说。

“是我。”阴影里的男人说。

孟扬近距离才看清,这个救了他们的男人真是费曼教授的助手——洪生。

“爸爸。”半夏叫道。

“爸爸,你叫他爸爸?”孟扬看到半夏叫洪生爸爸,简直有点不敢相信。

“是的,我是半夏的爸爸,一直以来,我在费曼身边,都在想办法使半夏不再受费曼的控制。上次半夏住在我们那里,于是我告诉了半夏她的身世。她是我被费曼强迫的产物,费曼强迫我和她生孩子,其实她只不过是想要一个试验品,可是我却不想让我的孩子做个工具人。”

强迫?虽然这听上去有点角色颠倒,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,孟扬心里想到。

“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?”孟扬问道。

“你忘了我给你们的小黄鸭?我是通过那个找到你们的。”洪生说。

“小黄鸭?额,你不说,我都忘记那玩意了。”孟扬对突如其来的一系列变化有些错愕。

“走吧。”洪生拍了拍孟扬的肩膀。

几个人要离开时,那个叫丁仁成的老人却仍呆在笼子里。几个人面对这个老人的心情有些复杂。

最后还是半夏说“你不走吗?”

“不了,你们走吧,反正走也走不了多远,还是会被机器人抓回来的。”

“老头,你就那么笃定我们会输?你就不想看看你的那些机器人是怎么被我打败的?”孟扬说道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不是想看有人推翻机器人的统治吗?你不出来怎么看?”孟扬捂着受伤的肩膀说道。

“好,我就再看看这个世界。”丁仁成被孟扬这一说,颤颤巍巍地从笼子里走了出来。

几人进了来时的电梯,按动开关,电梯仍飞速地向前飞驰,过了几分钟后,电梯停了下来。

电梯门打开的时候,人们发现他们面前的并不是来时的那间屋子,而是另一间屋子,屋子里,密密麻麻布满成百上千个机器人。

“这什么情况?”孟扬满眼的震惊。